江汉信息门户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综合 > 创新社区治理的成都探索

创新社区治理的成都探索
作者 匿名 热度 795 日期 2019-11-08 20:24:20        

我们的记者韩清华、张莉和郭晓宇

在过去的70年里,成都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了3750倍,常住人口在全国排名第四。从以前的“宜州保险插头”到现在的“新经济高地”;从内陆盆地到对外开放的前沿,从西部重要的扶贫地区到国家新的一线城市,从大城市到小社区,城乡面貌焕然一新。经济发展、工业发展、民生发展齐头并进,人民生活幸福健康。

成都人的幸福和成就感来自哪里?2017年,成都从制度创新的角度出发,在全国范围内发起成立成都市城乡社区发展与治理委员会(以下简称“成都市社会治理委员会”),构建共享美好生活的社区,探索可在全国推广的“成都模式”,促进基层社区的发展与治理。

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中国经济时报》记者以“社区”为媒介,深入成都市社会管理委员会和成都特色社区,寻找人民幸福和成就感的源泉,探索社区管理的“成都之路”。

制度突破:勇闯“无人区”推进统筹

“成都社区治理的最大亮点是突破体制,坚持统筹协调,把分散的职能责任‘捆绑、扭转、捆绑在一起’,努力建设一个舒适、快乐、绿色、优雅、有序、良好的优质、和谐、宜居社区。让这座城市更加国际化、人性化、烟火化和快乐。”成都市社会管理委员会副主任郑智告诉《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具体措施是“统一领导、责任、协调和秩序”。

成都武侯区有这样一个社区,桐梓林社区。街道上随处可见双语标志。社区提供许多服务,如签证申请。中西文化交融的文化活动气氛热烈。

进入武侯区桐梓林社区党群服务中心,记者看到一个外国人睁大眼睛坐在电脑前整理社区常住居民的信息采集表格。他是陈家静,桐梓林社区的外籍助理。

据介绍,桐梓林社区是外国人在成都居住最密集的地区,外国人占社区总人口的30%。它也是成都国际化社区的典范。社区以“整合”为治理核心,搭建中外沟通的“桥梁”,促进社区国际化发展。

“我在成都已经十多年了,给社区发展提供建议、宣传法律法规、拜访居民和处理冲突是我的日常工作。目前,许多居民愿意来找我解决这个问题。首先,消除种族和文化障碍更方便。第二,社会越来越宽容。各种各样的活动也让每个人更加熟悉和理解对方。”马来西亚的外国助理陈家静说。

“桐梓林社区不仅有国际化的生活和学习环境,也是国际多元文化融合的聚集地。我们以“一体化”为核心治理和发展国际化社区,通过建设三个中心来拓展社区服务:社区党群服务中心、外国人服务中心和邻里中心。透过举办国际食物节、文化分享会、英语讲座及其他融合中西文化的文化活动,促进社区的国际发展。」桐梓林社区主任陈吉林告诉记者。

桐梓林社区是成都社区治理的缩影和未来发展的方向。随着成都经济和国际化水平的不断提高,对城市社区治理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记者了解到,成都已将社区建设作为城市整体转型升级的起点,从制度突破的角度帮助优化升级社区治理模式。从微观层面出发,推进经济社会全面发展。

2017年,成都率先在全国成立城乡社区发展与治理委员会,作为一个“专职机构”,统筹社区治理工作,结束了社区治理“九龙治水”的混乱局面。社区治理的线索逐渐清晰,让社区治理“活起来”。

"所有的事情在解决之前都是困难的."成都作为第一个从制度上创新社区治理的城市,面临着走在“无人区”的难题。没有类似的经验或参考案例。社区发展治理的每一步都需要反复探索和创新。这使得社区发展治理的各个方面变得谨慎小心,也是成都社区发展治理中需要克服的最大问题。

在压力下,负重前行,埋头工作。

以党建为先导推进社区发展和治理工作,通过引入城市党建引领城乡社区发展和治理责任的考核评价方法,深入群众需求,注重实施,惠及民生,利用社区渠道向群众实施整合下沉资金、资源和项目。一是结合城市发展实际,完善顶层设计,初步建立“1 6 n”政策体系,将新的发展观与特大城市发展规律相结合。二是协调分散在20多个党政部门的职能、资源、政策、项目和服务,通过集中职能重新发展治理。三是整合资源,从人才和资金两方面巩固社区发展和治理的势头。四是在重点领域取得突破。社区发展和治理应侧重于具体问题和工作,并将原则和政策付诸实践。

成都市城乡社区发展治理委员会成立两年来,“城市变化、公民感受、社会认同”的目标初步实现。特色社区和示范社区建设取得显著成效,为成都社区治理探索提供了新方向,推动城市向高质量发展。

观念变革:凝聚“人情”,以人为本

今天,成都市的社区治理与发展理念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从追求实效到追求质量,从扩大增量到同时增加生存,从注重宏观到注重微观,以“以人为本”为治理核心,向社区注入“人情味”和“烟火”,使社区居民的生活更加认同、幸福和归属感。

熄灯前,成都金牛区新桥社区的居民成群结队地出去,在公园里拍照、谈论家庭事务、下棋、伴着音乐跳舞。人们的脸上充满了微笑,舒适而舒适。

“现在生活越来越舒适了。我称社区为9.5,希望社区能组织更多的邻里活动,更好地聚在一起。”在新桥社区长大的居民蒋英告诉记者,“以前,这里还是一个没有菜园和公园的不毛之地。小时候,晚饭后,我喜欢在泥路上玩耍。”

转眼间,几十年后,蒋英口中的荒原现在已经成为每个人口中的“摄影社区”。社区依靠美丽的生态风景、摄影主题公园、国际影像博物馆等资源,通过发展公共摄影班和组织公共摄影活动,促进公民的交流和融合,增强情感联系。

同样,在成都温江区光华社区,居民自发举办社区“大坝盛宴”,让寒冷的冬天充满了邻居间的笑声和温暖友谊。

成排的高层建筑不再寒冷。和谐互助的邻里之爱打破了城市发展的障碍,融化了人际交往的壁垒和冰,居民之间的情感越来越密切。

成都作为城市的微观单位和居民生活最密切的地方,每个社区都有自己的主要文化。在多元文化共存的格局中,“邻里感”一直是每个社区的永恒主题,每个社区都以自己的方式将社区变成了一个“温暖的家”。

通过不断创造“物”和“物”的集体行动,我们可以聚集“人”,形成多元化、开放和可持续的社区发展和治理模式。

“人是城市发展的最高价值,公民的内心感受应该是城市的尺度。烟花、生活气息和归属感是城市治理的真实感受和终极追求。”这也是成都城市社区发展与治理的实践和探索得出的结论。

成都在着力打造城市“邻里”的同时,不断完善社区空间布局规划,强化硬件设施。随着城市治理的日益精细化,承载生活肌理的空间和服务设施越来越完善,被赋予更多的文化和审美需求,市民会感到更加方便、安全和舒适。

一方面,成都市坚持从加强社区自治组织、全面改善社区环境、人与城市财产整合入手,全面推进社区可持续发展建设。建立长期互助公益组织开展自助服务;建立自我管理的自治团体,管理社区公共事务;推进社区景观营造,创建绿色生态社区;发展社区产业,增强社区“造血”功能;塑造社区文化推进社区文化建设。

另一方面,成都市始终把社区规划作为社区发展和治理的重要环节,将居民分散的需求转化为切实可行的规划方案。为实现社区规划者的全面覆盖,在完成社区规划任务的同时,还承担着传达居民意愿、广泛吸收群众参与社区规划、制定更加“人性化”的规划的功能。

成都从各个方面和维度开展了社区发展和管理工作。它以“人性”和“宜居性”为成败标准,整合“邻里情怀”和“良好环境”,推动建设舒适美观、安居乐业、绿色生态、四川风情优雅魅力、秩序良好、治理良好的优质和谐宜居生活社区。

目前,成都全市共培育了117个示范社区,今年还将培育220个示范社区和220个示范社区,形成了一批领导城乡基层社区发展和治理的有形、有形的党建实践成果。

模式创新:“发展”与“治理”并举

在社区治理方面,成都强调“发展”与“治理”的辩证关系,认为发展与治理是不可或缺、相互依存、相互依存的,将同时发展与治理。

“发展和治理是城市工作的两个方面。在城市转型和发展过程中,如果片面强调发展而忽视治理,发展就难以持续。如果片面强调治理而忽视发展,治理将变得越来越困难。”中共成都市委组织部副部长、城乡社区发展治理委员会常务副主任薛敏认为,落实新理念需要一条新路,必须始终坚持发展与治理的深度融合,以科学发展引领有效治理,以有效治理促进科学发展,促进二者同频共振。

成都将整合发展与治理,促进社区治理。郑智对此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他把社区治理比作做蛋糕。郑智说:“发展就是做一个大蛋糕,让人们能够感受到城市的变化,从而增强居民的成就感。而治理就是把蛋糕分好,这是治理的方向。"

就治理而言,成都提出了三大治理途径:精细治理、创新治理和分类治理。它一直把城市治理的本质定义为“物”,注重聚集人、成就事、解除烦恼的事,从而不断提高人们的成就感、幸福感和安全感。以公民感情为导向,多做民生小事,多积累政绩,才能把服务群众和团结党的思想感情联系起来。

在发展方面,成都率先提出了工业社区的概念。通过体制机制改革和加强服务供给,可以增加社区与企业的互动,增强社区的造血功能和可持续性。目前,全市已建成66个工业功能区,全面实现“人、生产、城市”的相互融合。

随着城市基层治理体系的完善和逐步成熟,社区的面貌越来越好,但困难和挑战依然存在。首先,国家与社区相关的治理政策不足,一些治理细节缺乏理论支持。第二,社区工作体系复杂,工作界限不清。第三,治理的整体实施困难,存在职能重叠等问题。第四,基层工人的工作量和压力很大。

社区治理之路“任重道远”。成都不断创新,在机遇和挑战中探索出路,辩证地发展政策和道路。它为全国提供了有效的途径和可复制的经验,真正实现了城市的变革和人民的幸福。


  © Copyright 2018-2019 zeaki.com 江汉信息门户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